「本港台开码室」旷视唐文斌:我们要打更多实战证明自己
发布日期 : 2020-01-11 19:08:27 点击 : 3524

「本港台开码室」旷视唐文斌:我们要打更多实战证明自己

本港台开码室,采访整理/唐煜

编辑/赵艳秋

人工智能正在从一种辅助技术,逐步进入行业应用的深水区。这个过程的难度之高,时间之长,可以想象。它需要证明人工智能的可量化价值,更需要行业人士与人工智能人士相向而行,共同创新。

2019年1月,旷视科技推出机器人网络协同大脑“河图(hetu)”,携人工智能进入供应链市场。这是在个人物联网和城市物联网业务之外,这家成立8年的ai公司对产业的新布局。

旷视科技联合创始人兼cto唐文斌对ai财经社坦言,相比人脸识别,做供应链ai是在进入行业深水区,难度更高,需要的时间更长,创造的价值也会更大。作为一家以算法见长,但行业经验欠缺的公司,团队也在这期间经历了很多挫折和挑战。

唐文斌说,旷视最终想成为一个更普惠的平台,但不是现在,要先努力成为这个供应链行业里所有人都信任的玩家,这还需要更多的实战来验证。

ai财经社=ai

唐文斌=twb

有些东西,时间是不可压缩的

ai:不久前阿里王坚博士当选院士,他是民企院士第一人,你跟他很熟,有评论说这是民企科研创新崭露头角,你怎么看?

twb:现在很多科技创新发生在企业里,尤其是ai时代,很多就是发生在企业界,因为企业界有更多数据,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方向和信号。

ai:你有这个目标吗?

twb:孙剑(旷视首席科学家)可能更靠近这个目标一点,我是一个产品经理,产品经理也可以朝这个方向努力。

ai:今年见到你还是在河图发布,旷视进入了供应链物联网市场,现在怎么样?

twb:河图刚发布的时候,只有一个雏形,现在它有相对清晰的骨架,我们一直在往里面填东西,版本也在迭代中。它之前经历了很多次小考,比如我们有连接天猫超市几百台机器人一起跑的案例,未来它经历大考,可能会有三个复杂性高,规模很大的项目。

ai:海康威视和京东也在做河图类似的事情,你们的区别是什么?

twb:所谓的河图系统,就是我们用一些ai技术、机器人技术,也就是所谓ai+iot,让物流环节变得更有效率,成本更低。这个系统可以分为三个角色:传感器、决策器、执行器。传感器像视觉、听觉一系列的东西,把物理世界数字化;执行器是一些机器人、自动化设备还有人,旷视在这方面也有一些硬件;但我们与友商相比,更多是当决策器,指挥所有的设备协同工作。坦白讲旷视并不是一个擅长供应链和生产制造的公司,我们是一个以算法和软件见长的公司。

ai:这些不同厂家的设备都能连上吗?

twb:我认为一定是可以的,设备的类型其实没有那么多种。像仓库里物料搬运,无非就是几种不同的对象,从小的单件商品,大一点的中转箱,再到托盘,这是一个有限集,是可以被标准化和抽象化的。它的无限性在于方案是复杂化的,有很多的组合逻辑,把这些模块组合起来才能形成一个仓库或者物料搬运的大模块,这是我们正在做的事情。

ai:形成这个大模块需要多长时间?

twb:这是一套非常复杂的体系。把所有设备连接起来,对它们的小脑进行控制是第一步;设备之间自己跟自己玩,形成一个子区域是第二步,这个叫中脑;第三步有个大脑要来控制所有子区域。小脑、中脑和大脑从下至上搭建一个技术体系,我觉得要小几年的时间,也需要更多的实战来验证。

ai:你刚才说未来的几个大项目,销售额是什么数量级?

twb:ai对工业场景的价值很容易计算,你帮助客户提升效率多挣了多少钱,省了多少成本,客户是愿意跟你分享。

ai:有和客户签对赌协议吗?玩砸了怎么办?

twb:这是我最近的一个感想,旷视这个业务正在进入一些应用深水区。之前的一些应用场景其实是偏辅助系统,比如身份验证,不会只靠人脸识别,也会靠密码和大数据,最终形成一套综合服务。但我们现在进到工业,慢慢进入了主干系统,是不能玩砸的,生产线停线带来的损失是非常大的。

有一个汽车客户,需要我们帮它在生产制造过程做一些物料搬运自动化,客户就提出一个要求,如果导致生产线停歇一分钟,旷视要赔偿多少钱。我认为旷视在进入一个对成功率、可靠性、稳定性要求更高的场景,它的难度更大,同时价值也会更大。这个经历也让我想到自动驾驶很难在短期内成熟。

ai:我看旷视没有做自动驾驶也没做医疗?

twb:对。我们其实做了很多自动驾驶的技术储备,只是没有应用。因为出错代价是一条甚至很多条人命,代价太高了。

整个ai应用的过程,其实也是从偏辅助的系统,往最核心的主干系统一步一步演进的过程。比如用人脸识别来做门禁,如果没识别出来,就是用户体验不好。自动驾驶一旦出错完全不可接受。生产恰好是中间环节,虽然也对技术可靠性要求很高,但没有自动驾驶那么高。有时,生产环节机器有问题要报警,有人工介入,来确保整个运营是相对稳定可靠。

ai:做工业案例,有没有遇到一些让你比较沮丧的问题?

twb:我是一个乐观主义者,不太能沮丧,但我们今年经受了一些挫折,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日本客户,对方非常信任我们,觉得我们在软件和算法方面非常好,但是因为我们很多行业问题不懂,行业专家也不够多,在工程上有的地方客户有些不满意,甚至考虑要找个plan b。但我们根据客户的批评在快速做调整,也请了很多人进来,最后客户还是很坚定地要跟我们签合作。这其实是一个特别好的锻炼人的过程。今年算是旷视创立以来我熬夜熬得最多的一年。

一个公司最好别过早喊平台

ai:旷视供应链物联网是在一个立标杆的过程?

twb:也不完全是,我们也有一些可复制的项目在进行着,只是我们在不断接受更大的挑战、更大的场景、更大的仓库、更大的投资,让这个东西的吞吐量变得更大,这是不断迭代的过程,不单单是在立标杆的过程。

ai:这些案例做成后,旷视会抽象成一个平台去提供saas服务吗?阿里云的工业服务就是先立了8个行业标杆,然后开始做平台。

twb:我认为一个公司不要过早喊平台,也许未来某一天我们会以平台的方式来做这件事情,但不是现在。因为当你要做一个平台的时候,必须要身先士卒,成为这个行业里实力最强、所有客户都信任的玩家,成熟之后再退回来做平台。不然光做一个标杆,别人怎么能信你?未来3年,我要面向最终客户去提供完整的解决方案。没有人一上来说我要做一个平台,也没有哪个平台是这么成功的。

ai:你看到供应链物联网市场目前谁走得比较靠前?

twb:如果是一个成熟行业,格局已定,我们很难获得机会。旷视在这个时间点来做这件事,一定是因为有变量出现。电商发达,有很多柔性化设备出现,现在有了一大堆自主移动的设备之后,调动变得复杂,对算法的需求变得很强烈,所以这个时间点我们才能进行业跟前辈做一些事情。

有一点很重要,一定要尊重行业,不要觉得自己学习能力很强,很快就能了解这个东西,时间是不可压缩的。第二点,我要用我的ai去赋能它,把我们强一点的算法与它有机结合,我们才跟传统玩家不一样,这也是客户为什么选择我们的一个核心原因。

ai:有做工业数字化的人士说“相向而行”,讲的就是尊重行业。

twb:我觉得这是很对的。技术有它的局限性,很多东西要在里面定那个tread-off,这个tread-off是很艺术的一件事,不是说他提需求我帮他实现就好了,一定是以共同设计这样的方式,这件事情其实是很关键的。当这两边能被有机结合的时候,这个业务才有可能成功。

我们在之前几个板块里,其实都有相应的一些实践,我们叫聪明而谦卑的人,这个是蛮重要的,我们能够去学习行业,跟行业的人相向而行,真正把两边结合到一起。

ai:有人说让一个做ai的科学家跑到工厂去,不太现实。

twb:这个问题很犀利,现在做算法的人很贵,让他们去干一件不见得那么大的事,roi不成正比,有可能企业会吃不消。我们有几种解法,第一是你有没有一种通用化的方式来做,让技术在行业和多个客户之间具备可复制性;第二是要让算法的门槛没那么高,这就需要一套普惠的系统,比如我们在做的brain++算法平台;第三要让行业的人和做算法的人有一个科学的分工,后台、中台、前台有机搭配,才能有更合理的成本和产出比。

我也不认为行业的人就便宜,一个人或者一个公司贵或不贵,取决于它的稀缺性和供需关系,我认为未来真正懂行业又有创新意识的人会是最稀缺的人,这些人不会便宜。

ai:行业分工确实要有边界,据说现在大家都在争抢增值服务开发商?

twb:集成商其实是不需要争取的,但集成商利益这件事有几点蛮关键:你的产品好不好,集成商能不能用产品挣到钱,而不是说我们要分一部分利给他。像sap这样的公司,它的产品对于最终客户有足够强的价值,集成商都赚到了钱。我们其实最终想做平台,但现在我们会跟集成商一起去做交付,有些项目也会直接做交付,如果不直接到达用户,很有可能是闭门造车。

2b市场砸钱这件事,要辩证地看

ai:我们看到ai公司都在硬件化,从以前纯算法授权开始做软硬件一体的解决方案。

twb:我们从3年前就开始这么做了,我们做了很多准备工作,我从来不觉得一家算法公司能走多远,一直在做全栈式解决方案。因为你最后还是要去交付客户价值,算法只是其中一环,把它给到集成商,集成商很难做完这件事,相向而行的过程没有完成,必须能形成包括软件、硬件、解决方案这样的一套东西。

ai:你们在走软硬件一体这条路,让我想到30年前的通信热潮中,华为也是这样起来的,在如今ai时代,你觉得旷视会和华为有哪些不同的地方?

twb:我反倒觉得很多东西是一样的。虽然技术和场景不一样,但是华为核心的三句话:以客户为中心、以奋斗者为本、以价值为纲,旷视内部也在贯彻这样的逻辑,大道至简。

我们目前还学习,怎么样让一个2000人的团队依然保持非常高效率的状态,我们需要形成做事的一种体系。

ai:华为的管理也不完全适应新时代的公司,你认为哪些需要做出调整?

twb:我看到一个笑话,说00后为什么离职——老板不听话我就离职。我觉得对于现在的年轻人,要有更不一样的方式去激励,其实更多是让他们意识到对社会的价值,带来自我的成长,自我的成就感。旷视的人员结构不一样,需要形成我们自己的体系,任何一个学习都不是生搬硬套,没有哪个东西套上去就能成功。

ai:怎么看在2b市场里有些人用互联网模式砸钱、赔钱的模式?

twb:我们不太存在,但我们看到行业里面其实还是有人这么玩。2b市场所谓的砸钱搞法,到底对还是不对?我觉得要辩证地看。旷视不是这么做的,我们只在前期产品验证阶段加大投入,因为我们对行业所形成的判断,必须要走出去做验证,这个验证过程是要舍得投入的。互联网模式是更加主动地去做这个验证。

如果是通过持续地砸钱去拉客户,我认为是不成立的。2b和2c的决策是不一样的,2b的决策很理性,如果搞补贴,反而会摧毁这个行业,其实会产生劣币驱逐良币,会把固有利润弄没了,最后谁也挣不到钱。这其实是不对的,不应该那么做。

ai:旷视会投芯片吗?旷视毕竟有芯片和算法,优势会更突出。

twb:做不做芯片其实要看,这不是一个绝对的话题。现在不能告诉你做还是不做,只能讲我不会做跟别人一样的东西。我只有在这件事上通过硬件、软件的综合差异化,能够跟别人不一样,而且是能拉开一个gap的时候,我才会做这个东西。

我不知道其他人,也许一个风口比较热,很多人都愿意往上凑,但我们还是要做好产品经理最基本的工作,要回答做这个东西的价值有多大、逻辑合不合理。

来源: ai财经社

关注同花顺财经微信公众号(ths518),获取更多财经资讯

仪里新闻网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hiriih.cn 裕山网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